金誉彩票 > 都市小说 > 未来的文娱 > 第062章 医者不自医
    国人性格都比较含蓄。

    虽然现代人都已经挺开放,送礼物什么的有时候包装都不裹一下。

    但是也很少有人收到礼物后现场拆开。

    沈瑜拿着钢笔面对着送礼物的严医生,开心之余也有一点手足无措,不知道如何处理眼下这种状况。

    好在严医生是个善解人意的,感觉到沈瑜眼下的慌乱后,立刻就收下了沈瑜的谢意,顺势还转移了话题。

    “最近你有没有上星网?有个名字叫余韵派bot的博主发了一篇文章叫《抱孙》,作者名字叫老舍,很多人猜测跟沈瑜有关系?!?br />
    刚刚以为自己逃离了一波尴尬的沈瑜,心脏都漏跳了一拍。

    “没有……他俩没有关系吧?”

    严医生很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沈瑜。

    “正常人突然之间听到这种话,都会把关注点放在和自己同名同姓的这件事上,你这关注点……你就是之前王姨提到的那个沈瑜对不对?”

    其实如果想强行狡辩的话,也不是不能赖掉。

    只是一来他都要离开这个地方了,临走之前还撒个谎,哪怕是无伤大雅的谎言似乎也不太好。

    再加上他和严医生也算是朋友。

    严医生的性格和人品他也是信得过去的,并不是那种会给他带来麻烦的人。

    沈瑜没有犹豫多久,很是诚实地点了点头。

    严医生并不惊讶,实际上以他的表情能够表达的情绪范围而言,惊讶这种表情很可能并不包括在内。

    这种胜券在握的模样,也是沈瑜没有否认的原因之一。

    毕竟早在最开始王姨说漏嘴的时候,严医生就已经知道不对劲,还帮着打了掩护,那个时候估计他心里就会有个底。

    只是沈瑜对严医生会戳破这张窗户纸还是有一点惊讶的。

    毕竟严医生在他的印象里一向是一个非常知进退的人。

    这种很明显沈瑜不是太想让人知道的事情,如果按照正常严医生的逻辑的话,这时候他应该心照不宣的不提才对。

    严医生抬起手腕,看了一眼光脑上的信息道:“这么多天没见你,好不容易遇见你一次,我们找个地方坐坐聊聊天吧。今天你可能是走不了了,你的实习证明、实践报告什么的都需要院长签字盖章,但是院长这躺在医疗舱里,少不得要躺着一下午?!?br />
    “还得盖章?”

    沈瑜没有注意这一茬儿,放下自己的书包,拿出之前递交申请以后医院给他的聘用书,翻了几页果然看到了刚刚严医生提到的内容。

    这可就没有什么推辞的余地了,沈瑜乖乖地跟着严医生往他的病房里头走。

    总觉得事情的发展有点不太对劲,自个儿像是走进了某个套里一样。

    沈瑜的脚步不由自主的迟疑在了门口。

    严医生:“就简单聊聊而已,不用怕,没事的?!?br />
    沈瑜:“……”

    这么讲,就更加让人害怕了啊。

    严医生现在这副样子,活脱脱就是恐怖片里头被不干净的东西附体了的医生,正在诱拐着他看中的猎物进入他的陷阱。

    沈瑜扒着门框:“您这样子整得像是心理医生约谈一样?!?br />
    严医生沉吟:“其实说来也没错,我的确是想跟你谈一谈来着?!?br />
    沈瑜不知道自个儿哪里刺激到了严医生,让他不顾自己本来就是个病患的身份,居然要回去坚持一下自己的老本行给他开解开解。

    严医生低头看了自己身上的病号服一眼,眼底不知道是什么情绪。

    “医者不自医,这个道理想必在我俩在从事各自的职业的时候早就知道。你之前的那篇《逐梦》我也有看,里头讨论的对于梦想的追求,也正是我们这些高风险职业的最佳写照?!?br />
    “但书中故事和现实生活不同的是,不是所有人都会这么幸运,也不是每个英雄都会有好结局?!吨鹈巍菲涫祷雇硐牖??!?br />
    “它没有赤裸裸的指出、如果从事高风险职业真的被风险了怎么办,对于这些它都只是在表层浅尝辄止,将这些风险模糊成了,为了理想必须要经历的形式化过程一样?!?br />
    “医生走在照顾情绪病人的第一线,最容易莫名其妙的自己也染上情绪病。文人走在接触治疗文的最前头,一旦染上了情绪病,那么他的耐受性则会让治疗变得无比困难?!?br />
    “就像我前一天还在安排医疗仓的调度,第二天就只能自己乖乖地脱下白大褂患上病号服回病房。就像如今……我希望我这次见到你,是因为你在这儿社会实践,下一次也是这个理由,而不是跟我穿同款?!?br />
    沈瑜眨巴着眼睛,明白了严医生为什么这么反常,原来归根结底还是对他的关心。

    “我不会得情绪病的?!?br />
    沈瑜安慰严医生。

    “在我没有脱下白大褂,换上病号服之前,我一直也是这么以为的?!?br />
    沈瑜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虽然这个时代的情绪病真的被诊断成患了不治之症。

    但是沈瑜却怎么也没办法将这种病和自己联系起来。

    不是他有莫名的高高在上的自信,只是生活生长的环境不一样,有时候就决定了很多东西都会不一样。

    让他得情绪病,相当于就是让建国时期勤勤恳恳土里刨食的伟大劳动人民,明白什么是后世电视剧里的狗血风花雪月。

    画风都不一样,强行拉扯也扯不到一起。

    只是这件事情沈瑜自个儿心里明白,别人可不一定清楚。

    来养心院的这段时间,看起来小日子过的风平浪静的,实际上背后却一片腥风血雨。

    沈瑜断网断得直接,但到底断不了他生而为人的社会属性。

    于是在这里,他仍旧是各种学习、念书、自省……刚开始衣带渐宽人消瘦的样子可不是装出来的。

    严医生看在眼里却没有提,直到后来感觉这发展越来越不对劲。

    沈瑜从身体到心理都不可遏制地滑向了不好的方向,严医生才终于严肃的下定了决心。

    “不要对自己太有信心,情绪病这玩意儿这么多年来传播的范围越来越广,负面影响越来越深,我实在……也没办法乐观?!?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