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琳,怀沙。

    嘭!

    木门被巨力狠狠撞碎。

    一个蓝甲士兵缓缓走进门,头盔上的红色电子眼唰的扫视房屋内的情况。

    “没人?!笔勘统恋懒司?,转身离开。

    很快外面传来密密麻麻的整齐脚步声,声音似乎正在快速经过,远离。

    谢桥月缓缓推开冰箱门,浑身冻得瑟瑟发抖。但好歹还是躲过了又一次搜查。

    “没事吧?”一旁的窗户口处,海鹰扑腾着翅膀,站在前台妹纸谭月的头上,从窗户外露出头。

    “没事....刚刚好险。雷德翁的人越来越多了,外面街道上到处都是他们的人!”谢桥月跪在地上浑身发抖。

    她得好好缓一缓。感觉整个身体冷得姨妈都要出来了。

    “现在怎么办?”她看向海鹰。

    “我们得想办法找机会逃离怀沙,这里越来越艰难了,天堂塔的人密度太大,再不走早晚会被抓?!焙Sコ辽?。

    谢桥月沉默下来。她不想走,这里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但现在不走不行。

    “有办法么?”她问。

    海鹰点头。

    “当然。我得到最新消息,天堂塔除开搜索我们之外,还主要在搜索铁拳会的分会成员。是一个叫萨鲁的人?!?br />
    它声音刚落,谭月便微微一惊。

    “萨鲁馆主?!”

    “是啊?!焙Sタ隙ǖ?,“不过我另外的渠道也有消息传来,铁拳会可不是什么善茬儿。他们背后还有一个神秘莫测的总会?!?br />
    “总会??”谭月惊讶道,“我在里面工作了一个多月,都不知道还有总会!”

    “才一个多月能干什么?”海鹰翻了翻白眼?!疤焯盟懈呤?,铁拳会也不是简单角色。

    之前我们看到的军队聚集,就是铁拳会的使者级高手,在黑水区那边和雷德翁军方高手,还有天堂塔的侵蚀者高手交手!”

    “不是吧....这么猛???”谢桥月现在经过海鹰的各种普及常识,也不再是之前那样的邪能小白,起码知道了一些基础知识。

    正因为知道基础常识,她才更加惊讶。

    “铁拳会一怼二????”她睁大眼睛一脸震撼。

    “差不多。最终结果,是军方高手重伤,天堂塔死了一个,铁拳分会也彻底被摧毁,安度因分会也算是功亏一篑了?!焙Sソ馐?。

    “铁拳会分会被毁,这种事对于任何一个组织都是奇耻大辱,是相当于开战的挑衅。所以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只需要等待,等铁拳会的高手出动,就能吸引住天堂塔的注意力,然后就能趁机逃脱?”谢桥月迅速反应道。

    “不错!”海鹰满意笑道?!白詈盟谴虻迷嚼骱υ胶?,这样我们才能浑水摸鱼,偷偷离开安度因?!?br />
    ............

    ............

    西轮,鹰鹿学院。

    林盛头疼欲裂,趴在课桌上,连课堂上老师正在讲课的内容声音,也模模糊糊,听不清爽。

    从昨晚醒转之后,他就有了这个毛病。

    他知道,这是吸收的灵魂远超他能消化的部分,才会出现的特殊后遗症。

    昨晚好不容易磨死了钢之王后,他就陷入了这种状态。

    钢之王的灵魂力,就像一大块坚硬顽固的石头,砸进他脑海里,消化速度奇慢无比。

    这也导致他根本没办法彻底消化后,提升自己圣力修为。

    “这就是越级太多的后遗症啊....”林盛趴着感觉脑袋里一阵阵的剧痛,心头也是了然。

    “按照灵魂方面的感知,难消化的地方,一般集中在五大天使里的能天使区域?!?br />
    灵魂可以划分成五大天使区,这是林盛当初在梦境雪风城堡里,杀死一个圣教士后得到的灵魂残片记忆。

    此时倒是没想到派上了用场。

    “五大灵魂区,分别是力天使,智天使,能天使,炽天使,和黑天使。能天使掌管一切渴求欲望。

    而我吸收的钢之王灵魂力,牵引其凝聚起来的,导致难消化的核心力,肯定就是来源于这个区域。

    核心力就是灵魂所谓的执念,没有这个,灵魂游离在外,自然便会消散化为基本粒子。

    如果能找到钢之王执念的话,应该就能很快消化掉这部分灵魂力?!?br />
    但林盛不知道该怎么接触能天使区,找到钢之王的执念是什么。

    “实在不行,就干脆先召唤出来再说?!毕氲秸饫?,林盛忽然想起卡都拉。

    卡都拉绝对有着自己的执念,但当初他吸收卡都拉的那部分灵魂力时,似乎并没有太多阻碍,轻轻松松便将其融入。

    “不....卡都拉肯定也有自己的执念,只是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便被化解了....”林盛隐隐有所感觉。

    铛铛铛...

    连续三声钟响。

    这是鹰鹿学院的下课铃声,颇有特色,还是雇人专门每天按时敲钟的,为所有教室定时上下课。

    林盛缓缓从桌面上抬起头。收拾好东西,把书本,笔记本,保温杯,一股脑的全塞进书包里。

    拉好拉链,他背上包,就要离开教室。

    不料,教室门口正站着上次来找过他的那两人。

    那两个西轮特殊资源部的人。

    一个胖子,一个高个儿。两人都穿着一身蓝色西装,手里傻乎乎的抱着一黑色公文包,看起来就像是刚刚下班的上班族。

    林盛记得那个胖子叫马伊,是两人中的主事人。

    他缓步走过去。

    “有事?”

    “走吧,聊聊。河滩咖啡,我请?!甭硪列ψ叛氲?。

    ....

    ....

    片刻后。

    校外一家装修颇显档次的咖啡厅内。柔和的音乐声舒缓响起,咖啡厅正中摆了一架钢琴。

    一个穿泡泡袖白裙子的小女生,正手法娴熟的弹奏着复杂编曲。

    林盛和马伊两人相对坐下,各自点了一杯咖啡。然后马伊要了一份大果盘。

    服务生离开后,林盛才开门见山问。

    “说吧,又有什么事要找我,我先说清楚,怀沙市分会失败,我已经在铁拳会里没有太多份量了?!?br />
    马伊搓了搓白胖的脸颊?!耙馑际悄阋丫桓墒铝??”

    “差不多?;成衬潜叩陌捕纫蚍只?,是我老师给我争取到的一次机会,一次试炼和测试。结果分会被毁,一切全搞砸了?!?br />
    林盛摊了摊手。

    “所以上边对我很失望,简单地说就是,我被闲置了?!?br />
    他现在说起谎来一套接一套,眼睛也不眨。说得自己都快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