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誉彩票 > 都市小说 > 倾城佳人 > 第56章 教堂
    教堂是用花岗岩建造的,据说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从附近的楼顶朝下看,教堂的建筑像一个“丁”字形。

    鞋匠冯保说,教堂原本是十字型的,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十字的头被人连烧带拆,活生生切开了,那些硕大的花岗岩基石被人弄走,鸟围村的水布巷有两块大花岗岩石,就是教堂的,孩子们喜欢爬那两块大石头,然后从上面跳,有一次罗大喜跳下的时候,把脚崴着了。

    冯?;顾?,这教堂屋顶上的十字架差点把一架大飞机撂倒,可见,这飞机飞得也是够低的。

    教堂的十字形成了丁字型,少了个头,怎么多了一个勾呢?这个勾形房子是八十年代建的,是一个易燃易爆危险品仓库。

    我小的时候,教堂的正门上方是一行醒目的红色油漆美术大字:为人民服务。

    我上小学那年,这几个油漆大字被刷掉,现在如果仔细看,隐约还能看到字痕。

    教堂的侧面也有很多油漆大字,据说最早的大字是:美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

    我有次上学路过教堂,听到里面在放《国际歌》。

    教堂的大院里以前就是个垃圾场,什么垃圾都有,还有医疗垃圾,扔过不少死胎儿,后来那个仓库也废弃了,成了老鼠窝。

    而教堂里面也是伤痕累累,蜘蛛网遍布,不少洋人雕像少了半个脸,好多外国人物油画也都被人损毁了,教堂里面还停了一辆报废的军用解放卡车,早年,那辆卡车就是我们的大玩具,只是少了一个前车轮,不知道被谁偷走了。

    解放卡车怎么开进教堂里的?

    这问题很简单,十字形的头被切了后,不知道是谁把这辆卡车开了进去,然后用砖墙把教堂这个大缺口堵上。

    七八年前,砖墙拆了,一些人把卡车弄出去,然后对整个教堂进行装修,又抹了一些油画,添了外国人的雕像,修了后院,院墙,再往后,来了一些信教的神父修女忙碌着,但他们经常被人围观,住了半年后,据传这些神父修女在里面乱搞,被人赶出了教堂。

    教堂又继续荒废着,很多彩色的玻璃窗碎了,成了鸟们的乐园,外墙到处可见鸟粪。

    两年前,我和罗大喜,包胖子还用砖头,弹弓打碎了不少彩色玻璃。

    有几块彩色碎玻璃被我拿回了家玩。

    这大教堂是外国人设计的,请的是中国最有名的石匠盖的,奇葩的是,石匠居然把中国的小石头狮子请了上去,放在屋檐上,着实活波可爱,我和罗大喜砸掉过两个小石头狮子,当然也砸过上面的外国小石头人,小石头人不好砸,似乎小洋人会躲。

    一个小石头狮子掉下后粉身碎骨了,还有一个小石头狮子的头掉了,掉头的石头狮子被罗大喜的爹拿来垫床腿了。

    垫床腿的还有《圣经》。

    我们进了教堂大门,里面静悄悄的,好多日子没来,院子比以前干净多了,后院有袅袅的烟气,像是谁在里面烧纸。我骑来的三轮车还在,我坐上了三轮车。

    “修女在哪了?”包胖子说。

    “在教堂里了?!蔽宜?。

    “那去教堂看看?!卑肿铀?。

    “你去看看?!蔽宜?。

    包胖子去了,他也没打开门,无奈拍了几下门回来。

    “你骗我们的吧?”包胖子说。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上车?!蔽宜??!叭ズ笤嚎纯??!?br />
    “这车还能骑?”罗二喜说着爬上了车。

    罗大喜也跟着上了车。

    我骑着车去了后院,进后院路过一个水池,这是一个养鱼池,里面装满了水,水池后面是假山,上面有个洋女人雕像,有点像中国的观音菩萨,但没观音脸大。

    这水池从前是没有水的,下雨天,我们去那水池玩过。水池里有两个洋人雕像,这是装修教堂时,神父修女带来的,这两个雕塑很有趣,一个高个洋人一只手拿着长长的十字架,另一手拿着碗在给矮个洋人头上浇水。

    起初,我以为这是两个来中国讨饭的外国乞丐。

    鞋匠冯保说,他们不是在洗头,是在洗礼,这是基督教的入教仪式,冯保说,“洗礼”这两个中国汉字,就是来自于这两个看上去土不啦叽的洋人。

    “水池里有鱼?!甭薅菜??!袄洗?,你停下,停下?!?br />
    “等等,先去后院?!蔽宜?。

    后院的门是敞开的,以前都是上锁的。我骑着三轮车进了后院。

    跳下车,没看到人,进了一间屋,发现是个厨房,锅台上烧着水。

    一个方桌子,桌上有几个盘子,盘子里有很多面饼。另外还有两瓶葡萄酒

    拉过来椅子,我们几个坐下,罗二喜拿起饼就吃。

    罗大喜对着酒瓶喝了一口。

    “看来还真有修女啊?!卑肿铀?。

    “老大,这饼好吃?!甭薅驳莞乙豢?。

    我正张嘴要吃,包胖子冲我喊叫了一声。

    “麻痹,吓我一跳?!蔽宜??!澳阌胁“??!?br />
    “老大,这饼不能吃?!卑肿铀?。

    “怎么不能吃?有毒?”罗二喜说。

    “这饼是尸体?!卑肿铀?。

    “尸体?”我看着手里的饼。

    罗二喜听胖子说是尸体,立刻把饼扔在了盘子里。

    包胖子皱着眉头,“那葡萄酒不能喝,那都是血?!?br />
    “血?”罗大喜手捂着嘴。

    我掰开饼,“这是尸体?”

    “是的,这饼是耶稣的尸体,那葡萄酒里装的是耶稣的血液?!卑肿铀?。

    包胖子说的耶稣这大人物我是知道的,就是教堂里被钉上十字架上的人,死了一千多年了。

    “我靠,你个胖比,吓我一跳?!蔽宜?。

    “我真没吓你,这饼是麦面饼,基督徒把这饼当作耶稣的身体,把葡萄酒当作耶稣的血,他们有个仪式,好像是斋戒的时候,他们就吃这饼和葡萄酒?!卑肿铀?。

    “我日你个死胖子,吓死爹了?!甭薅菜?。

    “吃饼就是吃耶稣尸体?”我说,“为什么?这不是邪jiao吗?”

    “好像有人来了?!甭薅菜?。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先躲起来?!蔽宜?。

    “躲,躲哪?”罗大喜问。

    “你说呢?躲锅灶里?”我说?!叭ッ藕竺??!?br />
    我们几个刚躲到门后面,还没站稳,就听到脚步声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