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誉彩票 > 玄幻小说 > 精灵之黑暗虫师 > 第409章 再生力特性
    单纯光束的效果是消除对面的特性一段时间,除非死亡或者精灵更换,不然在场时间内,中了单纯光束的精灵的特性都会由于单纯光束的影响,而暂时失效。

    当然,如果双方实力差距大到一定程度,弱小方单纯光束也无法影响到强大方的强大特性。

    阿柏怪的特性有威吓和蜕皮,威吓效果自然不用说,如字面那样,蜕皮效果也是如字面意思,战斗中如果抓住机会,它可以通过蜕皮的方式,来消除身上的异常状态。

    梧桐让差不多娃娃使用了单纯光束之后,就耐下心来,要看对手奥鲁怎么应对。

    这一是盘棋,一盘战棋。

    大比鸟拼尽对面一只棋子后,留下一口气做为压阵的一道后手。

    现在的差不多娃娃,则是用来试探对面阵容的新棋子。

    梧桐并不奢望差不多娃娃能够打倒对面多少只精灵,甚至连一换一也不去想,因为它在这场战斗里的任务,他交给它的任务,不是打倒敌人。

    逼换!

    这才是差不多娃娃的任务。

    通过剧毒、祈愿、替身及多种消耗恢复手段,梧桐要让差不多娃娃依靠它优秀的耐久和恢复能力,尽可能逼换出对方更多的精灵。

    对于他自身的战斗风格,梧桐自然是很熟悉不过,才会更积极创造有利环境。

    而这个有利环境,则包括对信息的掌握。

    对面的精灵现在只出现了两只,一只已经倒下的大比鸟不用管,这只阿柏怪后面还有四只精灵。

    假如,假如对面有一只强力的火加格斗系,怎么办?

    假如,假如对面还留了一记强劲的后手,或者说是套路接棒之类的,怎么办?

    对面还没出现的精灵越多,梧桐他要思考的可能性越多,就越费脑,同时因为信息不完全,掌控力也会大降。

    既然这样,那就不能坐等对面送上信息,要主动利用一些可行的办法,去调动对方,逼迫对方剩下只有更换精灵这条路是最好选择,让他们跟着自己想法走,被牵着鼻子走,乖乖顺他心意更换上新的精灵,暴露更多的信息出来。

    阿柏怪没有被轻易换下去,而是继续盘着木头浮板,并且张开嘴喷出了一团溶解液,继续打远程。

    差不多娃娃或者说梧桐也不在意,直接让它使用了祈愿,随后又马上使用治愈铃声为自己治疗中毒。

    阿柏怪连续几口溶解液喷在差不多娃娃身上,造成了不轻的伤害,溶解液甚至于把它表面表肤溶了一大层,哪怕是祈愿使其迅速再生,可是新生的皮肤过于娇嫩,相当于防御力还是下降了。

    梧桐显得很淡定,这是因为差不多娃娃的特性。

    他的奈伊和塔伊,现在上场奈伊特性是再生力,拥有这种特性的精灵,只要脱离战斗后休息一会儿,再生力会刺激它快速的恢复部分体力,可以说是打持久战的顶尖特性。

    而塔伊的特性是差不多娃娃的另一种,叫做治愈之心,拥有这种特性的精灵,在战斗中有一定的几率会散发出随机的治愈波动,这种波动对于治愈解除异常状态很有效,但在恢复体力方面效果甚微弱。

    两种特性,一种是脱离战斗后能快速恢复一部分体力,另一种是战斗中会在某些情况下自动激发特殊的治愈波动来解除自己和队友异常状态,都是很实用的治愈恢复辅助类特性。

    正是因为有着再生力的特性,所以梧桐才会大多数时候是让奈伊上场。

    塔伊的治愈之心特性,更适合在多打模式里上场,精灵同伴越多,它的作用越大。

    连续攻击了好一会儿,阿柏怪也是觉得疲惫起来,毕竟每一口溶解液可都是实打实的消耗。

    梧桐这边也在承受着压力,这是因为溶解液这个技能具有的附加效果。

    由于溶解液的强烈腐蚀性,除非是坚固的钢铁才具有强大的抵抗能力,除此之外的其它属性精灵,都不免得会中招之后,身体表面肌肤被腐蚀,这意味着每一次中了溶解液,都会使自己身体的防御能力下降,变相的提升了对方的攻击力。

    现在梧桐头痛的就是这一点,他也只是在硬撑,如果就这样消耗下去,恐怕差不多娃娃会先比对面的阿柏怪倒下,就是因为溶解液的腐蚀特效不断腐蚀身躯,让每一次利用祈愿恢复的效果变得越来越差。

    更糟糕的是,差不多娃娃没有适合的远程攻击技能,隔着木头浮板只能一味挨打,它还没有掌握像巨声这种威力强大的本系技能,这并不容易。

    而像可以学习的如冰冻光束这些技能,也不是想学就能学,必须精灵自己有足够的领悟能力才会学会。

    像梧桐现在精灵们学会的技能,也多数是队友都会的,然后相互交流心得教导,才能学得这么快,比如像影子分身这招,刺和红羽与青羽都会,教导起同伴来也自然是很容易。

    但是像巨声和冰冻光束这些不仅仅学习难度更高,并且没有人教,除非花一大笔钱买技能机器,买了以后也要精灵自己领悟学习,没那么简单。

    尽管是这样,梧桐决定还是让差不多娃娃多撑一会儿,不到重伤状态不撤下去。

    就算是重伤状态,收回精灵球后依靠再生力,就能消除重伤状态。

    付出这样的代价,就能尽可能的让对面的阿柏怪消耗能量和精力,让自己后面换上来的精灵,可以拥有压制性的优势。

    奥鲁的年纪也许不能让他比年轻人拥有更年长的智慧,却可以让他拥有更沉稳的心态。

    因此他看得明白后,就耐下心来,让阿柏怪接连不断的发动攻击。

    梧桐这边则表现出让观众们觉得冷酷无情的一面,任由差不多娃娃被溶解液烧得一脸痛苦,也不将它收回精灵球。

    观众们有一小部分的人已经开始叽叽喳喳的议论,觉得这样的战斗太过于残酷。

    的确是残酷。

    哪怕位置靠得不近的观众,如果拿望远镜,就可以看到差不多娃娃在连续中了几次溶解液后,体表防御力已经大减,哪怕祈愿再恢复过来,可是对面阿柏怪又一口溶解液过来,顿时让它的粉红皮肤嗤啦一声如同被开水烧融的冰雪一样,几个呼吸就溶掉了一层皮肉,露出了一大块血肉模糊的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