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誉彩票 > 历史小说 > 金牌县令 > 第564章 马群空,马群到头一场空
 一代剑神李纯罡,一代刀神白天羽,一前一后,离开了万马堂的大殿,去大漠之上的寒鸦林,赴他们一生之中注定的宿命之战。

    或许,其中有一个人将永远埋葬在寒鸦林的沙尘之中。

    当然,也许是两个。也

    许,一个都不会死。两

    个那种人物的决战,没有任何人可以预料结局。目

    送他们离开,此刻,李图才淡然转身,道:“马堂主,我给你一个机会?!薄?br />
    立即集合万马堂的所有人,前往潼关城受审。否则,死?!狈?br />
    则,死?;?br />
    语冰冷。绝

    非虚言,不可改变!

    他之前来,本来是想通过更柔和一点的手段,收服万马堂,让万马堂为自己所用。但

    是他没有想到,万马堂居然是如此荒谬不堪。更是与九幽道君暧昧不清。那

    么,既然如此,就没有让他们存在的必要了。

    闻言,场中的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

    尤其是,现在他们已经知道了李图的真实身份,无不心中震惊非常。白

    天羽和李纯罡,虽然武功登峰造极,达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步,但是他们毕竟只是一个人,一个侠客而已。

    但是李图不一样。李

    图两个字,已经成为整个西北的传奇!

    因为他的手下,有着战无不胜的十几万赤焰军!

    更有着辉煌无比的战绩。百

    越二十万人,死于其手。晖

    贺二十万人,埋骨潼关城下???br />
    以说,经过李图的一番横扫天下,威胁了帝国十数年的两大威胁,就此消失了。

    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武林高手,但更是一个官员,一个手握重兵战功彪炳的一方封疆大吏。若

    是他愿意,现在就可以调集重兵,直接扫平整个万马堂。毕竟,虽然万马堂经营了几代人,但是面对帝国军队,依旧不过秋风扫落叶,根本无法抵抗。

    马群空已经呆住了,今日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已经将他的内心震惊到了麻木。

    看到他没有说话,马千愁一声怒喝,道:“逆子,你到现在,还想反抗李图大人吗?你若不答应,我现在就杀了你!”

    他杀气蓬勃,众人毫不怀疑,只要马群空的心中敢说出一个“不”字,他真的会杀了马群空!纵

    然是自己的儿子,都不会手软。

    马群空自嘲地笑了一声,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却如同看一个陌生人,眼中充满了疏离、冷嘲。

    “为了您的一生英名,牺牲我的所有,又有什么不可……”

    他冷嘲着开口,心如死灰地道:“您是何等人物,曾经救下刀神白天羽,更是为了古天舒曾经捐献几千匹战马……大漠之上,随处可见的人在怀念您的功绩,称赞您的豪迈慷慨,而我呢?”

    “我是您不成器的儿子罢了,从小,所有人都教育我,让我记住,永远不能让您的英明蒙羞……”

    “如今您回来了,多好啊,解散了万马堂,让那些曾经万马堂流汗流血的人,去接受这个李图这个刽子手的审查,杀了他们,或者关进大牢……对您的名声,不会有丝毫的影响?!?br />
    “大漠之上,还会有人称赞您,说您大义凛然,大义灭亲,能亲手毁掉自己的基业……哈哈,哈哈哈哈!我的父亲,您多么的豪迈,多么的大义啊,您义薄云天,您光芒万丈长……”他

    说着,眼中的泪水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他起身,整个人失魂落魄,像是一个疯子,笑着哭着,手舞足蹈,走出了大殿,踢开了地上的尸体,踉跄着,奔跑着,头发散落了,衣服染了血污……他

    似乎,疯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并没有人阻止。刘铁堂、秦雄宝等人,心中都是戚戚然,眼中带着一抹同情?!?br />
    万马堂,完了。一代枭雄马群空,也完了?!鼻?br />
    雄宝喃喃着,他与万马堂争了一辈子,可是现在,看到对手就这样灭亡,心中却是由衷兔死狐悲之感。

    “到头来,不过一场空。真是令人唏嘘,纵然如马群空,还不是这般下场……”刘

    铁堂等人,更是摇摇头。前

    一天,万马堂还在积极准备赛马节,四方的商旅纷纷到来,求取万马堂的名马,无比繁华。不

    过一转眼,却人走茶凉,只因为这一场变故,万马堂轰然倒塌???br />
    到自己的儿子,说了那么一些话,那样落寞地离开,马千愁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不忍,虎毒不食子,他更非猛虎毒辣之辈,又怎么会不爱惜自己的儿子呢?

    早在几十年前,他就已经预感到,万马堂气数已尽。所以在出发去找白天羽决斗之前,他就曾留下一个预言:“月逆之日,万马堂灭,藏匿深山巨谷中,散尽家财,或可保命?!?br />
    当然不是真的预言,而是通过这样一个预言,来警告堂内的人,让他们居安思危,甚至,为有朝一日万马堂的覆灭早做准备。

    如今,这一天的确来了。的

    确,也仅仅是月逆日才过去的不久而已?!?br />
    我会帮大人,集合堂内的所有人,让他们前去潼关城受审,为他们曾经做出的非法之事,付出代价?!?br />
    马千愁也有些疲倦地开口,他毕竟老了。

    李图却是摇摇头,道:“不劳前辈费心了?!彼?br />
    完之后,他挥挥手。

    外面忽然响起了密集的脚步声,只见一群黑衣剑士,压着一群老者走了上来。

    “启禀大人,万马堂的其余关键人物,已经全部被控制。三里之外,三千骑兵已经到了,听候大人命令?!蔽?br />
    首的一个剑士开口。

    瞬间,所有人更是心中一凛。到此刻,他们才知道,李图早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没有人可以逃脱!

    “让他们过来,围住万马堂,凡是曾经为万马堂效力的武者,不得放走一个。同时,集合牧民,颁发旨令?!崩?br />
    图淡然开口?!?br />
    是!”黑

    衣剑士立即离开。

    “老堂主……”

    一个长老悲惨地开口。李

    图这次带来的黑衣剑士,全都是精锐中的精锐,所以对付这些万马堂的长老,也无往而不利。

    此刻,这些老人都祈求地看着老堂主马千愁,每个人的眼中,都带着些许泪水。马

    千愁心中悲恸,不忍看他们的眼睛,转过身去,道:“从今日起,再也没有老堂主了,‘堂主’二字,化为过往,万马堂,自今日起,灭!”灭

    。

    这个字既冷漠,也无情?!?br />
    老堂主……!不可啊……”

    “不行啊老堂主,这是祖宗基业??!”

    “怎么能毁在我们手里,不能让李图毁了咱们啊……”

    一群老者跪在了地上,悲声大作。

    马千愁心中心绪激荡,悲从中来,他道:“李大人,此间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先去寒鸦林了,你处理完之后,再来吧?!?br />
    说完之后,他也立即离开。

    他不忍心看着这些老同伴,一个个成为刀下亡魂?!?br />
    老堂主!”

    “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我们曾为万马堂卖命??!”看

    到马千愁离去,这群老人无不痛骂,哭泣着。

    李图冷冰冰地扫了这群人一眼,神色淡漠,道:“现在知道哭?以前干什么去了?欺压牧民的时候,不是很爽吗?”众

    多的老者,都悲愤地看着李图,眼中充满了仇恨,怨恨?!?br />
    刽子手,你手下杀伤之人,不计其数,居然也敢说我们!”

    “我们杀人,不过一家一户,你杀人,是数十万起,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们!”

    “成王败寇,李图,我们会在九泉之下,诅咒你,你这个恶魔!”他

    们发出了恶毒的诅咒和谩骂。

    李图却始终不过冷笑了两声而已,不会理会败犬的哀嚎,挥挥手,黑衣剑士们立即行动,把他们给押了下去?!?br />
    大人,马群空?”李

    惭恩上前,疑惑地开口?!?br />
    当着老堂主的面杀他,太残忍了。先把马尚思抓起来,稍后再去抓他,择日秘密处决吧?!?br />
    李图叹了一口气,他这样做,也是为了让那个豪迈的老人,一些安慰。毕

    竟,马千愁已经老了。

    公然杀掉他的儿子,孙子,让他看着,这是何其残忍的事情。纵然他能承受,对他的内心,也是一种沉重的打击。

    老英雄,也该尊重。而

    此时,堂外。

    马群空披头散发,嘴角挂着自嘲的笑容,身上沾满了血污,华贵的袍子被撕破了,他闯出了万马堂,就连昔日的仆人,都没有认出他来。

    他痛苦,绝望,怨恨……多种情绪都已经到达了而顶点,以至于彻底疯癫?!?br />
    阿骨,你真厉害,你真厉害,快吃,快吃,这些都是好草料呢?!?br />
    就在他疯疯癫癫朝着前方走的时候,忽然看到前面一个小男孩,正在喂一匹老马草料,而那老马身披红绸,神骏非常。正

    是新一届的万马之王,阿骨。而

    旁边兴高采烈,正在喂草的小男孩,正是阿根???br />
    到这匹马,马群空忽然怔住了,眼中闪过了一抹清明,一道杀机。